山樱

堆放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

关于阴阳师的一点回忆

    

我流阴阳师,

ooc有,私设有,

基本上没什么出场式神,

秃子的故事


01.

  

  带着式神从八段斗技场下来,她先安抚好自家的崽子,把他们送回房间。

  

 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那枚破旧的许愿签。因为太过久远,看不清许愿签本来的颜色。也看不清上面模糊的字迹了。

  

  但是上面的灵力却很熟悉。

尽管已经浅淡到近乎没有了。

  

  “大人,需要用晚饭吗?”小白过来敲门进来。

  

  “这个是从哪里来的?”她问。

  


  “是今天打扫的人发现的,差点就丢了。”小白说,“我觉得也许大人会需要这个。”

  

  这是当时学会结咒之后互相赠送给对方的第一张许愿签。

  

  庭院后面的樱花树当时还小。

  

  现在她的这棵樱花树已经繁茂到快要把房子都遮起来。每天打扫落下来的樱花也是日课的一部分。

  

  应该是当时挂在最里面,后来树长大,这张便签也就被淹没在其中。

  

  是多久没有联系的?她有点记不清了。

  

  跟对方一起在月下喝果汁聊天,以后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,一定要抽到好多ssr,成为闻名京都的大阴阳师。

  

  她今天好不容易打上八段。达成了逢魔之巅。


  

  不知道对方过的怎么样。有没有成为大阴阳师。阴阳术有没有精进。有没有抽到想要的ssr。

  

  “如果很想念的话就去见一面吧?”小白建议到。

  

  “不!我才不要!……才不要见到她呢。”

  

  删除了一切联系方式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。

  

  她有时候还会担心。如果在路上遇到了怎么办,毕竟平安京就这么大。

  

  但是一次也没有。平安京这么大,她甚至一次也没有发现那人的身影。

  

  庭院中的樱花树永远不会凋谢。

  

  

  03

  

  虽然说着不要,但是她还是换上自己最贵的衣服,拿着打完活动送的扇子,甚至戴了面具。然后抱着狐狸形态的小白出去了。

  

  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被发现了,我就说是来找你的。”

  

  她说。

  

  “是你乱跑我才会过去的。”

  

  连理由都想好了。

  

  怀中的狐狸打了个哈欠,不想理会自己的主人。

  

  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就回来……当时删除联系方式之后她就换了一个寮待,之前的好友也很久没有联系过了。

  

  虽然是这样想的,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,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。应该不会那么巧。

  

  但是因为刚入门的时候就一起学习,那么久,几乎是跟应用自己的灵力得心应手。只要对方出现就一定能发现对方。

  

  刚好是闲散的星期三的中午,天上没有太阳,没有风,是一片浓郁的白色的云。

  

  也许今天会下雨。

  

  她将许愿签叠成千纸鹤,让千纸鹤慢慢悠悠的飞在前面带路。

  

  她好像上次来商店街还是冬天的事情了。寮里集体旅行,但是有个小妹妹临时身体不舒服,她就带着妹子来了最近的商店,给妹子买了止痛药。

  

 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她就一直让当天值日的式神去帮她购买一些蓝符或者日常用品。

  

 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。

  

  好像夏天也有集体旅行吧?冬天是去乡间小镇泡的温泉,夏天去海边怎么样?她一边走路一边打算着,海边的话去哪个海边比较好?坐什么过去呢,大家都挺忙的,还要考虑一些人的身体能不能适应。

  

  千纸鹤在某家点前面转了一圈,才开始继续往前飞。

  

  她好像有点印象。

  

  这里之前是一家奶茶店。粉色系的装扮很受女孩们的欢迎。不过对她来说,奶茶更像一种社交茶饮。

  

  她的庭院到这里可不算近。

  

  要不今天就不去了吧。她这样想着,千纸鹤却一转进去了轻轨站。

  

  这是要有多远啊。她这样想着,被安检拦了下来。


  

  她跟安检解释了半天终于能过去。但是千纸鹤必须她自己拿着了。

  

  拿着就拿着吧。她让千纸鹤停在她头上。

  

  好像刚开轻轨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了呢。但是现在已经开到五号线了。

  

  从三号线上去,要坐12站。

  


  已经是郊区了。到底有多远。以前怎么不觉得有这么远。

  

  “扩建之后大人又搬过两回庭院吧?”小白说道。

  

  对。她中间换了好多个阴阳寮待。然后庭院也越搬越远。

  

  新城区那片环境还是不错的。

  

  起码本区排名大佬都在,胜在安静。

  

  轻轨沿站的广告牌上都是新来的ssr的照片。

  

  算了。她这样脸黑的就不想了。

  

  出了轻轨站,千纸鹤又摇摇摆摆的飞了起来。

  

  这边有这么旧吗?她一边走一边看。泥泞的土路,可能前不久下过雨,路中间还有坑坑洼洼的水坑里面积着雨水。上半截是干净的,倒映着灰白色的天空。

  

  她找了个废弃的公交车站下面坐着,打开手机,立体屏幕亮起。

  

  西城区……是给那些没有辞职就直接离开的阴阳师大人留着的。

  

  大部分是不会再回来了。所以也没有什么人对此表示抗议。

  

  小白趴在她的肩头,舔了舔爪子,“还要继续过去吗?”

  

  千纸鹤绕着她盘旋一圈 。

  

  天色阴沉下来。

  

  “当然去……不然……白费这么多时间来一趟……”她说。

  

  

  04.

  

  穿过偶尔听到风声的街道,她终于找到了这次的目的地。

  

  已经开始腐朽的大门。杂草透过栏杆钻出来。从前院子沿着小路的里面一片无尽夏已经不见踪影。

  

  她用纸扇顶开木门。踩在野草上面走过去。房间前后都有竹帘,但是隔不住雨和雪打进来。地板已经被泡的烂了。

  

  式神录到还是完好的,就是不知道还有多少式神在里面了。

  

  她是第一次直面如此荒凉的庭院。

  

  千纸鹤引着她往后走。后院的那棵樱花树已经枯萎了。樱花树上一共有13张许愿签。其中有12片都是她曾经放上去的。


  

  她摇摇扇子,千纸鹤落到了樱花树上,一瞬间樱花绽放,树下的野草变成了绿色的草地。

  

  那些许愿签落下来围绕在她身边,恢复成没有经过风吹雨打的样子。

  

  “第一天,某个人偷懒没有去打大蛇”

  

  “明年一起买好看的小裙子吧~”

  


  “呜呜呜呜什么时候才能有双速招财……我哭了……”

  

  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  

  灵力还是太淡了。

  

  樱花树很快又枯萎,没等她看完许愿签就又挂回树上,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。

  

  “啊……”

  

  还有一张是那个人写的。

  

  在离去之前她究竟写了什么呢。

  

  是孩子气的,再也不要原谅你。

  

  还是再见。

  

  只能等这个庭院的主人自己回来才知道了。

  

  这个庭院一直在等待主人的回归。等她回归推开门的那一刻后院的樱花树会再次盛开。

  

  

  05.

  

  回去的路上突然下了雨。

  

  小白从她怀中翻身下地变成人形,拿出雨伞给她。

  

  “不愧是小白,真细心呢……”她摩挲着伞柄,无意识的说道。

  

  那个人是多久之前离开的呢?离开之后又去哪里了呢?

  

  这么久过去了,她都不记得当初为什么争吵了。

  

  但是最后一次见面的事情却一直徘徊在她的脑海中。

  

  连她那天穿着烟紫色的裙子都能记得。

  

  “真是疯了……”她说。

  

  “回去还能赶得上晚饭吗?”她问小白。“如果赶不上我们就在外面吃完再回去打道馆吧。不知道今天的寮突破有没有打完。”

  

  “应该是打完了,我上午看到副会带着会长去打了。”

  

  “那就不急……今天就稍微休息下吧。”她理了理头发,“小白有喜欢的店吗?听朋友说好像狐狸都喜欢油豆腐?”


  

  “我知道有一家好吃的店,大人要去试一下吗?”

  

  “好啊。”

  

  有多久没有这样出来玩过了呢。

  

  少女与有着狐狸尾巴的少年离去,这里又恢复了寂静。

  

  这里所有的庭院都在等待着,主人回归的那天。

  

  

  


还是很想念你

在许多无眠夜晚

下过雨的湿漉漉的阴郁午后

清晨六点十分吹过的带着些许寒意的风


真可爱啊看门大爷